关键字:
新闻类别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公司新闻 > 2009年度优秀文章三等奖 王超--<<老婆失业记>>

字号:   

2009年度优秀文章三等奖 王超--<<老婆失业记>>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1年4月6日 14:11

摘要:

老婆失业记

晚上十点三十五分,老婆从对面的百怡超市下班回来,一进门就感叹今天的生意又不好了。“唉,你说这人都跑哪儿去了?现在超市里面冷冷清清的,这买东西的还没卖东西的多。今天牙膏又才卖两百多,这个月工资看来又没多少了。”

老婆在百怡做牙膏促销不到半年,常常都是这样感叹,我已经习以为常了。虽然是在百怡上班,却不属于百怡的员工,她的老板在百怡里租的柜台卖牙膏,和里面卖奶粉、洗发水的一样,属于包场那种。老婆没有底薪,只有提成,如果完成一定的营业额会有一点奖金。

“愁什么,钱少就少花点呗。”我安慰道。

“你知道吗?”老婆神神秘秘的说道:“刚才下班的时侯,卖奶粉的大姐跟我说百怡要倒闭了,可能会转让。还叫我保密呢!”

“不会吧!她哪会知道这些事情呀?再说百怡不还好好的开着的吗?现在金融危机时期,经济不景气这是正常的,别说你们生意差,就我们公司的订单也是一少再少。这不,今天我们公司就放了一半人的假了......”

“什么,你们放了那么多人?”我还没说完,老婆急忙抢了过去:“你放没有?放多久呀?”

“你放心吧,我到是没有放,他们放假的要放到三月底去了。”

“还好你没放。唉,平时看你们厂效益不错啊,怎么也不行了吗?”

“这有什么办法呢,没订单做,公司要生存,总得采取点措施吧?不然大家都没饭吃了。”

老婆又感叹了一阵就冲凉去了。冲完凉回来接到个电话,是促销洗发水的小翠打过来的。

“喂,阿花啊,我们老板刚打电话通知我,叫我明天一早把所有的货都下架打包,要撤场了。老板说百怡已经转让了,要调我到深圳去上班。你怎么样啊?你老板通知你没有呀?”

 

老婆一听已经呆住了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急忙问道:“是真的吗?不会吧!我老板没跟我说呀!这怎么可能呢!”

 

那头小翠也急了,道:“是真的!我怎么会骗你呢?我老板刚才打电话给我,而且‘洗发水’和‘奶粉’也接到通知了呀,她们明天一早也要撤了。你赶快打电话给你老板问一下吧。”

“哦!......哦!......哦! ......”老婆哦了半天挂了电话,一时半会回不过神来,显然有些懵了。

“发什么呆呀?赶快打电话给你的老板问一下呀!”我赶紧催促道。

“喂,老板呀?刚才卖洗发水的小翠说百怡转让了,她们要撤场了,是真的吗?......啊?......那我们要不要撤呢?......哦!......好吧!......”

“你们老板怎么说?”我问道。

“老板说他知道了,他明天过来。”老婆神情有些沮丧的说道。呆了呆,好像是发觉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又皱着眉头低声道:“可是他为什么不通知我呢?......为什么不通知我呢?......”

“你说会不会是你们老板想开溜呀?”我故意吓唬道:“你想想,你上的是下午班,卖牙膏又只你一个人,你老板明天早上来把货一拉走,你上哪儿找他去?只怕你下午去上班的时候发现货全没了还傻傻满世界问‘我的牙膏呢?我的牙膏呢?我的牙膏怎么没了?’”我学着老婆的腔调尖着嗓子表情夸张的说。

老婆的老板不住谢岗,住清溪。一个月除了发工资那天,只偶尔来一两次。而且叫什么名字、具体住址完全不清楚。需要补什么货都是老婆发张传真过去,然后老板派人送货过来。

“唉呀,遭了,我还有一个半月的工资呢!”老婆惊惶失措了。

“不会吧,难道被我不幸言中?”我本想吓吓老婆,但听老婆这么说我心里也是一惊。“赶紧算算你还有多少工资没领呀?”

“这该死的,年前那一个月的工资都没发给我,我都忍了,原来是蓄谋已久呀!我算算,年前那一个月是一千二百八十块。上个月工资少,给我了。这个月到今天为止是六百一十五块,总共是一千八百九十五块。唉,老公,你说他是不是真的想不给我工资跑掉呀?要不然没理由明天就撤场了今天晚上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通知我呀!”金融危机以来,生意清淡了很多,老婆的工资也少得可怜。

“我看完全有这可能,有阴谋,有阴谋呀!不行,你明天一早就得去,要不然他真跑了怎么办?咱们不妨先小人之心一回,他一来你就叫他给你结工资,别放他跑了。”

“好好好,我明天一早就去。”老婆心神不安地答道。

“今晚早点睡吧,明天我们讨薪去!”在我的提议下我们早早地睡下了。

忐忑不安的睡了一夜,第二天老婆一大清早就起了床。要知道平日里“懒猫”可是要睡到九、十点才起得来的。匆匆洗漱完毕,不到八点老婆就出门了。

老婆走后我翻来覆去也睡不踏实。今天礼拜六,本来可以睡个懒觉的,但心里总还是放心不下。不行,我也得去盯着点。一咕噜爬起来,匆匆洗漱以毕,我也跑去了百怡。

走进去一看,卖洗发水的、卖卫生巾的、卖奶粉的都在忙上忙下不停的收拾东西了,大包小包的堆得过道上满地都是。而老婆却靠在卖牙膏的货架旁发呆。

“愣着干嘛,怎么不收拾东西呢?”我问道。

“老板还没来,而且也没接到老板的通知。”

“那你打电话问一下吧。”

老婆连忙打了个电话,然后对我说:“老板叫可以收拾东西了。”

帮老婆找来许多纸箱以后我一边帮着撤货下架一边暗自思忖:“要是待会老婆的老板来了推脱说没钱结工资的话,我可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。”

货收拾了一半,老婆用肘碰了我一下悄声对我说:“我老板来了。”然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。我顺看老婆的眼神看去,一个三十多岁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男人走了过来。

“斯文男”老板过来看了看,什么也没说,然后上二楼去了,估计是去超市的办公室了。

我忙对老婆说:“待会他下来你就找他先结工资。”

过了一会“斯文男”老板下来了,还是什么都没说,闷头收拾起东西来。我对老婆使了使眼神,老婆忙走了过去说道:“老板,你看现在都撤场了,能不能先把我的工资算一下。”

“哦,‘财务’还没来,还没结到账。”“斯文男”老板到是气定神闲,淡淡地道。

一切东西都打包好,“斯文男”老板打电话叫了一辆车来,开始往车里装货。我忙催促老婆:“快去看‘财务’来了没有?”

老婆忙跑上二楼,不到一会匆匆跑下来对“斯文男”老板说:“老板,‘财务’来了,在办公室呢。”

“斯文男”老板“喔”了一声然后上了二楼。过了一会下来对老婆说:“财务的手上没钱,今天结不了账。”看了看我们,大概也知道我们不放心,接着说道:“这样吧,待会我去柜员机上取点钱出来给你发工资。”

我心想,你可别想耍滑头,不然有你好看。然后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出超市门口。“斯文男”老板装货的车就停在门口呢。我就在车旁表面若无其事其实心里警惕得很的看着“斯文男”老板一箱一箱地往车里搬货,心里想着如果待会装完货,他要是不拿钱就上车的话我就把车拦住,反正想开溜,没门!

过了一阵,货装完了,“斯文男”老板和老婆走了出来。“斯文男”老板向老婆问道:“如果调你到别的地方去上班,不在谢岗,你去不去?”老婆也知道我不会放心让她去别的地方上班,于是答道:“对不起,去其它地方上班我可能不太方便。”

“斯文男”老板看了看我们,然后说:“那好吧,我这就去取钱。”“斯文男”老板向信用社那边走去,看来他也知道那边有台柜员机。我忙给老婆使了下眼色我们也跟了上去。

到了柜员机旁我们就在一边等着。“斯文男”老板取完钱,数了数,然后递给老婆说:“你的工资是一千八百九十五块,这里是一千九百块,拿着。”

我忙掏出钱包,从里面翻出五块钱来想找他,才发现他已经转身走了。

老婆捏着钱说:“你看,我们老板还算好人,也许真是我们小人之心了。”

“好人?撤场都不通知你,谁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?我呀,情愿当小人也不要做傻瓜。”

“算了算了,反正钱也拿到手了,你也别把人想得太坏了。我们老板其实还算大方的,平时发工资零头从来都是发整数。哪像小翠和卖卫生巾那大姐的老板,多五毛钱都还要让她们找给他。”

“这家伙太不厚道了,他活该!”

钱拿到手,心里的石头终算落了地。回到家里,老婆一头倒在床上又不禁伤感起来:“老公,我失业了,怎么办呢?要不我再重新找份事做吧?”

“算了吧,现在经济这么不景气,满世界都嫌人多了,裁员的裁员,放假的放假,哪里找事做去?”

“那我只能呆在家给你当保姆了。”看我皱着眉头一脸苦相,老婆又垂头丧气地说道:“唉,大不了我不吃零食了。”

“嗯。”我敷衍道。

“我也不买衣服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从今往后,洗衣服、做饭、搞卫生我全包了。我对你三包这不行吗?老爷,你对我好点吧,你可不能把我赶出家门呀!” 我不由得被老婆逗乐了,但我还是装得很严肃地说:“看你这么懂事,那好吧,既然你有三包,我也还你三包。”

“包什么?”老婆急急的问道。

“包吃、包住......”

“还有呢?”

“包大肚!”我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老婆发觉上当,立即鄙夷的白了我一眼,说:“切!你养得起吗?家里女儿一个月都要六百块,这里房租、水电一个月要三百块,还要吃、穿、用,这一个月得要多少钱呀?现在就你一个人挣钱养活三个人,再生一个我们喝风去呀?”

“好了好了,别说了。今天我不上班,难得你也退休了,一会吃完饭我陪你上街去。”看老婆因失业而不开心,我想陪她出去散散心也许会好过一点吧。

老婆一听上街,立即面有喜色。超市里上班没有节假日,轮到她休假的时候通常我又在上班,所以平时难得陪她上一次街。

“不过先说好,不准买东西。这次本老爷陪你出游纯属散心,不购物!”看到老婆那喜上眉梢的样子,我不得不提前打打预防针。要是她一个把持不住,咱这口袋里的银子又得少呀。

“知道了,老爷。”

吃完饭,挽着老婆上街,看到满大街都是小贩在卖玫瑰花,才猛然想起今天二月十四日正是情人节。心里暗叫一声惭愧,然后对老婆说:“老婆,我给你买一束玫瑰花吧?”

“这种事情还用等我批准吗?”老婆已经不高兴地嘟起了嘴巴。心里再叫一声惭愧,向着一个卖花的小贩走去。

“这要束花多少钱?”

“五十块。”

“什么,这么贵?”老婆一把抢过我手里捏着的钱包,不由分说拖着我就走。“算了吧,都结婚这么多年了,还讲究这些!再说了,五十块,我得在百怡站一天呢!”老婆还没忘记她的牙膏呢。

“一年就浪漫这一回,不就五十块吗?没什么大不了的!”

“唉,算了吧,如今不比往年,看这形势还不知道以后会咋样呢。我们买了房子,去年才把账还清,现在积蓄也不多,能省一点是一点吧,不该花的就别花了。”

“还是老婆持家有道呀!”我忙不迭地恭维道。

“不过说起来你也真够抠门的哈,从认识你到现在,前前后后总总共共你才给我买了一次花,而且只有一朵!还是人家小姑娘拉住你不放手你才肯买的!”说完老婆自己都摇了摇头,一脸的委屈。

听完这话,我那几十尺厚的老脸也禁不住鲜艳夺目了起来,心里接连叫了几声惭愧。

“老婆,没办法呀,谁叫送了那次玫瑰花以后你就嫁给我了呢?你说,人都到手了还用得着我送玫瑰花吗?”丢人到这份上,反正咱死猪也不怕开水烫了!

“好哇,你这大灰狼,我怎么就被你一朵玫瑰花给骗到手了呀!”老婆恨得牙痒痒一副要吃人的样子。“我就是上了你的当,哼!”老婆气嘟嘟的接着说。

“老婆,你也知道我不喜欢这调调嘛。”我辩解道。

“可是哪个女人不喜欢这调调呢?”老婆依然气哼哼的。

说来也真是惭愧得很,以前因为结婚、生小孩、买房子,然后还债,日子过得虽不算拮据但也绝不宽裕,哪还有什么闲心情人节送玫瑰花呀。老婆跟着我这些年来也没有享过什么福,真是对不起她呀。心里想着这些不由暗下一道决心:“说什么也不能包二奶呀,钱再多咱也不包!何况咱没钱!!”——瞧瞧咱这觉悟,够高吧?

逛了半天,从大新到泰园街再到华润广场,一路上老婆总是很高兴的说这说那,脸上雀跃的样子还像个小孩 。看来能陪她逛一次街她也极是满足的,想想也确实是很久没陪她逛街了。

“逛累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老婆说道。

“今天情人节耶,我还没给你买花呢,就回去了?”

“今天有你陪我就行了,别买花了。”

“不行,我要买。”我已经决定了,今天无论如何也得买,要不然明年的今天老婆又把那N年前一朵玫瑰花的事拿出来数落我,要知道那对一个男子汉来说是很伤自尊嘀!今天无论如何也得买呀,哪怕能替咱找回一点点尊严也是好嘀嘛。嗯,还是买一朵吧——谁叫一束那么贵呢。(一朵十块钱——一般人我不告诉他!)

我掏出十块钱来正准备向小贩走去,老婆一把抢了过去,说:“算了吧,不如等明年再买给我啦。”

“好吧!”说实话,我还真不好意思去买一朵玫瑰花,非常感谢老婆大人的理解!

“不过要把这几年没买的都补上喔。嗯,我算算,就算一年一朵,明年你得买九朵给我了。”

“那不如等凑足九十九朵我再买给你啦?”我一脸的算计。

“好哇好哇!嗯,我看到不如等凑足九百九十九朵的时候你再买给我好了,你这小气的家伙!”老婆狠狠地掐了我一把接着说:“明年你要敢耍滑头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然后拉着我转身向华润走去。

从华润出来,老婆手里已经提了一袋思念汤圆。老婆挽着我的手对我说:“走吧,今天晚饭我们吃汤圆。”

其实我知道,在这个失业比失恋还容易的非常时期,在一向勤简持家的老婆心里,汤圆比玫瑰花现实得多。(王超)

所属类别: 公司新闻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 

2011-2019 版权所有 | 东莞市粤恒光学有限公司 | 粤ICP备06018581号 |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